追蹤
一個人 走江湖
關於部落格
3'x5'的書桌上的爬行活動

  • 360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導演的光榮與哀愁

籌備

 

 

幾經折騰,修正好乎合各方需要的劇本,此刻應該可鬆一口氣。但可知一個劇

本之所以敲定,往往是因為演員檔期迫近,無法再拖之故。所以昨天才定了稿,

過兩天,排山倒海的製作會議又來了。

 

 

籌備拍攝期間,作為導演就得好好準備回答各部門提出的問題:攝影、美術、造

型、場地、演員、進度、成本等等等等,充滿危機的「炸彈」日日新鮮,個半月

的籌備,足以令導演頭髮半白:導演,演員沒檔期,要去剪彩,每天只能來兩

個小時(每天都要剪彩?她是演員嗎?).... 導演,主景的屋主改變主意,不借

. 他聽說你會在那裡拍色情片(那是愛情,不是色情!)... 導演,你想要的小

狗找不到,有班點的要不要?(那不是班點,是皮膚病,有無搞錯!)導演,導

演,....公司覺得劇本有問題,想改一下(開拍前才發覺有問題?)..... 最利害的

一椿事例當然是這個:導演,投資者剛.. ... 死了!(.........

 

開鏡

 

拍攝的大敵首要是天氣,第二大敵便是人,尤其是那些領著高薪,拿了一半

製作費的大明星。他/她們通常都很喜歡在現場跟導演研究角色或修改劇本,可

是他/她們卻忘記了自己的時薪是以萬元計,這種「燒銀紙」的舉動完全摧毀了

進度與成本,導演不單每天要和他/她們搶時間,而還得面對「質詢」,:「我認

為不是這樣演!」「我認為這對白不是這樣說..... 」「我認為..... 」每事都是他/

她們「認為」如何,導演呢,導演可怎樣?一些對劇本沒信心或戲劇根底不扎實

的導演,往往便會因此而遇上信心危機,繼而在現場喪失了領導力,拍攝現

場頓時成為了他們的恐懼鬥室。

 

 

 

後期

 

 

影片拍峻,導演在剪接室看片時是他們最享受的一刻,如同看著自己的

孩子,眉飛色舞,每一個鏡頭都是願望的實踐,才華的顯露,這刻他們都笑了。

 

可是,這情況過了約一個星期,他們又再發愁起來:「當日怎麼沒拍這個?這個

鏡頭不當,那個表情根本不收貨,怎麼?穿崩了!」...遺憾、懊惱、後悔、憤怒、

失望一一湧現,如何為心中的完美而補救成為了他們每夜的工作。

 

 

後期工作繁重而緊迫,檔期鐵定了就更令導演透不過氣來,他們永遠覺得還可以

修改下去,而現實是他們沒有選擇權。

 

首映

 

 

導演的酷型,是要他們坐在首映會中面對自己的影片公映。在從前,午夜場首映就更加是殘酷極刑的表表者,就算連徐克這種大導演也說過以後也不會去午夜場,叫助手把現場反應錄下來就是。試想想,當杜琪峰或王家衛一派風範地坐在那裡時,卻聽到普羅市民大喊道:「邊x個導演拍架!咁x渣!」,他們的心情你可想像到?

 

票房

 

 

最後,避得過首映的批評,也逃不過票房的壓力!上畫日的前一晚是個漫長的煎敖,好不容易才捱到第二天開畫的十二點半......

 

票房叫好無疑是導演的最大獎賞,經歷了九個多月(一般而言)的沉重與憂愁,一切都彷佛值得了,口碑叫好的更是無限光榮。但票房失利又如何?這不就是再打下十八層地獄?

 

 

然而,最奇妙的是,當上導演的都仍然甘之如飴,拍完一部又想再拍下一部。

 

這令我想起了一個希臘神話,有一位巨人,因得罪了天神而被懲罰將一塊大石由深谷推上山頂,每當大石快被推至時,大石又會從山頂滾下來,巨人需又得重新再推一次,如此週而復始,輪迴不息.....

我猜,導演應該是中了這種魔咒的人!

 

而有毅力和實力的導演,終會跳出這種輪迴,好好的享受一番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登於君子雜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4月號/2007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