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一個人 走江湖
關於部落格
3'x5'的書桌上的爬行活動

  • 360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心中有鬼 第三稿 1-23場

序 △ 死寂。 △ 黑畫面。 △ fade in出公司字幕……….. △ 黑畫面。 △ fade in 工作人員字幕……… △ 黑畫面。 △ fade in 工作人員字幕……. △ 黑畫面。 △ 音效突然響起,cut in一個影像扭曲,看似浸在發黃水裡的幽怨面容特寫….. △ 黑畫面。 △ 衣櫃門橫開,黑暗中伸出一隻女性白玉般的手臂,不消一秒又隱藏於黑暗中…….. △ 黑畫面。 △ 長長而幽暗的走廊,鏡頭輕搖擺,畫面彷彷彿彿,見站著兩個相同的女子,回身,回頭…….. △ 黑畫面。 △ fade in 片名:《似是故人來》。 △ 黑畫面....... 第一場 日 草地上的舞會 △ 陽光燦爛,藍得刺眼的天空。 △ 鏡頭搖下,見一倘大的花園,內裡舉行著一個舞會,有樂隊,有滿是粉紅色花的大樹,連綿一片,像個花海,包圍著舞動的人。 △ 舞會中央,司儀開始講話。 司儀:「今天的酒會是為了慶祝電影《隔岸花》的成功,這片不單獲得了滿意的票房,而且受到了觀眾熱烈的愛戴,所以我們現在有請這電影中的男女主角,潘先生,白露小姐,還有導演沈君初先生一起到臺上來,接受大家的恭賀....... 」 △ 男女主角上臺去,記者們馬上湧前拍照。 △ 但司儀發覺臺上少了一人,男女主角略為尷尬。 司儀:「(打圓場)我們的導演可能太用功,他一定又是避在某個角落寫劇本了!」 △ 大家都笑了。 △ 舞會一角,沈君初從人群中溜了出來,他來到較靜的一張空桌坐下,鬆了一口氣。他年約三十,衣著優雅,是個充滿自信的男子。 △ 他呷了一小口香檳,視線望向不遠的樹下。 △ 樹下,他到見一美麗動人的身影,身影回頭…….. 是徐曼麗,她樣子甜美。年輕時尚。 △ 君初被曼麗的氣質和美貌吸引! △ 曼麗不知有人在留意著自己,她專心來到餐飲桌前,然後左顧右盼,神色有點奇怪,像個小偷...... △ 君初覺得好笑,便好奇地再看清楚她,誰知眼前被舞動的人擋著,才轉眼間,曼麗已不見了。 △ 於是君初走上前,桌前真的不見了她的影縱。 △ 君初尋找,在不遠的樹後,再次發現那身影,君初上前輕喚她。 △ 曼麗給君初的喚聲嚇了一跳,轉身瞪著他。 △ 君初怯怯地說了對不起,然後伸出手來,自我介紹:沈君初….. △ 這時,曼麗的嘴巴像被東西塞著,只能伸出手來和他握手。 △ 握手過後,君初反手一看,他的手竟給沾上了巧克力! △ 曼麗望望自己的手也有巧克力,自己都笑了,然後把藏在身後的另一隻手伸出來,拿著的是一件已經吃了一半的巧克力! 君初不禁笑了出來:「為什麼躲起來吃巧克力?」 曼麗:「(靦腆地)我又不是小孩子,總不好意思讓人家看見我整天在吃吧!」 君初:「不過,看來你真的很喜歡吃這東西!」 曼麗:「(如小孩般瞪大了眼)對啊,我真的愛吃甜愛到不得了!」 君初給逗笑了,同時發覺她聲音很耳熟:「你的聲音很熟….. 」 曼麗笑笑:「這個當然嘛……(清清喉嚨).這是上海奧斯邦電台,本台以三五五公尺波長段,八四五千週中波廣播。現在是古典樂章介紹,我是 徐曼麗………. 」 △ 君初恍然大悟。 曼麗抹去巧克力,再伸出手來:「我認得你,你是導演,對嗎?(學著導演般喊)camera!……. 君初輕笑:「我不喊camera,只喊:cut………」 △ 二人互相欣賞地笑著。 △ 溶鏡,草地上的圓舞曲奏著,二人共舞,面貼著面,君初嗅到曼麗頸下傳來的幽香……… 君初:「(在嗅)好幽香,是什麼味道?」 曼麗:「(被逗笑)請不要像一頭狗熊般在嗅我..... 」 君初:「(傻戇的低下頭)對不起...」 曼麗:「這是.....森林的味道。」 君初:「......怪不得我有點像迷路的感覺..... 」 △ 曼麗甜甜的在笑。 c.o. 第二場 日 曼麗家/沙路 △ 一輛汽車來到三層高樓房前。 △ 駕車人是君初,他滿懷高興地下車,然後在後座捧出了一盆絕美的蘭花,和一盒巧古力。 △ 他心情又甜蜜又興奮,動作都亂了,不小心把車匙丟在地上,他才拾起,手中那盆的蘭花又夾在車門與車廂中間,他顧得關上車門,那盆蘭花就已經被夾斷了! △ 但因為情急,君初全不發覺,他一心只向著三樓的單位跑去。 *** △ 單位的門打開,曼麗出來迎接,她見君初不斷氣喘著,但仍笑容燦爛。 沈君初:「送給你。(遞上花盆及巧克力)」 曼麗噗嗤一聲笑出來:「送我枯枝,幹嗎?」 △ 君初一看,果然見花盆中的花不見了!十二分尷尬! 君初:「本來是有一串的... 」 曼麗:「送我巧古力就行啦,(搶過巧古力)我們東方人不用來西方那套。」 △ 領君初入單位內。 君初:「東方西方都一樣,所有女孩都喜歡花兒。」 曼麗:「我倒不喜歡...... 你收過九十九枝玫瑰花沒有?」 君初:「當然沒有。」 曼麗:「收下的時候,她們真的很美,但不知什麼時候,一覺醒來,她們已經全淍謝啦,好觸目驚心呢!因為擁抱過燦爛,所以凋謝時特別悲傷..... 我寧可拒絕,你明不明白?」 君初:「不明白!」 曼麗:「唉!燦爛的東西總是留不住......(快樂地把巧古力送進口中)」 君初:「把燦爛留在心底,不就成嗎?」 曼死:「你能做到嗎?」 君初:「不知道,我的人生還未開始燦爛呢!」 △君初邊說邊流灠屋內四周,他發覺她的居所十分雅緻,而最特出的是那個斜放在牆邊的大提琴。 君初:「你懂這個?」 曼麗:「懂!」(馬上坐下來彈奏) △ 但樂聲竟然難聽不堪!君初聳起肩,刺耳難耐! 曼麗:「我說懂,但沒說好聽!我還在學呢,不過要是你能聽我彈完一曲,我就跟你好好的交往,好不好?」 君初:「這種犧牲蠻大呀!.... .....可是....挺有意思!」 △ 曼麗那雙精靈的眼睛一轉,手下已彈起難聽的樂聲來,君初竟拍起掌,附和一番,使難聽的更難聽! △ 二人都忍不住,嘻哈大笑...... *** △ 「哇呀呀..... 」 △ 疾馳中的汽車內,曼麗興奮地大叫! △ 遠景,見君初駕著汽車,在兩旁盡是翠綠大樹的沙路上疾駛,司機位旁是曼麗,她正高舉雙手迎著風,感受速度的快感。 曼麗:「(又興奮又愉快)」我們跟風一樣快啦!」 君初:「不!我們比風還快!」 △ 車全速在飛,忽然... 路上有兩頭牛橫過! △ 君初大驚,眼見快撞倒了!他急轉盤,腳下剎掣,但車子仍受不了急停而硬生生的在地上轉了個大圈...... 幾乎撞向大樹! △ 幸好,車終能在樹前停下!激起沙土飛揚...... △ 君初和曼麗急急下車,走出沙土的範圍,他們又咳又驚魂未定,同時.....也覺得很刺激!他們都不自控地笑著..... 身體也自然地靠近.... ... △ 君初主動拉著曼麗的小手...... △ 曼麗望向君初,眼裡帶著一股上昇的渴望......... △ 君初把曼麗拉進懷中,抱著她,吻下她的頸...... 君初:「我好像又再次迷路了....... 」 曼麗:「不怕,有我陪你...... 」 △ 二人相擁接吻........君初用手撫曼麗的臉, △ 君初與曼麗吻得差點窒息,兩眼緊閉…… △ 金屬脫軌的刺耳聲,切入! △ 兩眼緊閉的君初仍然保持快要窒息的狀態………但背景已跳至另一空間(一年後),夜靜,漆黑....... △ 君初正坐著,雙拳緊握,頸下凹陷,呼吸困難,辛苦得張開了眼。 △ 他努力多次作深呼吸,深呼吸...... ......最後才算平靜過來。 △ 他虛弱的拉下沙發旁的小燈,這裡是他的書房。(一年後)。 △ 書房的一切全蓋上白布,只有君初坐著的沙發和檯上的剪接機除外。 △ 黃光照出他的臉:憔悴無比,雙眼深陷........他看回自己的大手,不過曼麗不在掌中........... △ 他想哭!!但無法哭得出來.......他只能痛苦地叫喊。 △ 叫喊聲傳至書房門外的長走廊.......那裡幽暗空洞,竟有一個女子孤伶伶地站著。 △ 女子痛苦地望著書房的深藍色大門,兩行淚湧出,口咬著唇,不讓自己哭出聲來..... △ 女子輕輕用手握著門鎖,想開門,又不敢。 △ 突然她的皮膚起疙瘩,她即回頭四處張望,她覺得有人偷看自己,她慌起來,急步離開。就在她離開的一刻,鏡頭向上搖,在黑漆漆的天花板上,一女子眼睛正透過小洞,偷看著她。那眼睛的主人,身穿與曼麗一樣的衣裳! *** △ 夜深,深藍色的書房大門, 傳來剪刀裁剪東西的聲音........... 裁!裁!裁!..... 響徹全屋.............. fade out 第三場 日 大廳 △ 晨早,陽光照著書房的藍色大門,陰森之氣全消。 △ 昨夜那個偷泣的女子,三三,從睡房出來走向書房。她打扮樸素,年輕溫婉。 △ 她怯怯的望著大門,然後拍門,但裡頭一點回應也沒有,她再次扭動門鎖,開不了,門被鎖著。 △ 她失落的低下頭,忽然,樓下電話發瘋了似的在響,聲音煩人……….. △ 樓梯處傳來急速的腳步聲,她趕著來接聽。 △ 電話前,傭人蓉媽本想接聽,但三三示意由她自己來聽。 三三拿起聽筒,整頓一下自己的呼吸:「喂。」 徐先生:「喂,沈太太嗎?請問君初在不在?」 三三:「他…(望向蓉媽,蓉媽示意沈不在家)....他在書房工作,不方便,你是郭先生?」 徐先生:「對,又是我呀,他還是不聽電話?」 三三:「對不起,他是這樣吩咐的……」 徐先生:「那麼沈太太呀,你可否替我問他一聲,他的劇本到底寫好了沒有?」 三三:「(努力掩飾)….…應該差不多了!過幾天吧….」 徐先生:「怎麼可能?仍是『差不多』?都快一年了!怎麼搞的?」 三三:「對不起!」 徐先生:「唉!你叫他無論如何給我打個電話好不好?我要向公司交待的!」 三三:「知道,我會告訴他。對不起!對不起!」 徐先生:「煩麻你了!再見!」 三三:「再見!」 △ 三三鬆了一口氣,才轉身,眼前卻出現一個扶著手枚的老婦人,定眼的望著三三。 △ 三三驚惶失措,喉頭吐出兩字:奶奶。 C.O. 第四場 日 大廳 △ 沈老太(身旁有個小工人陪她來) 和三三對坐著,三三十分拘謹。 三三:「身體好嗎?」 沈老太:「還可以,就是心裡不太舒服,常念著你們兩個。」 △ 蓉媽遞上茶,奶奶呷了一口,從小工人背袋中取出一包東西。 沈老太:「我呀,特意把這些鱷魚肉送過來,聽說吃了對哮喘很有幫助,你多點煲給君初吃.(三三接過)現在的天氣乍暖還寒,最易惹起他的病發作... ...君初又不在家?」 三三:「(點頭)他每天一早便提著個皮箱出門去,起初以為他忙著工作,可是跟他工作的人卻說找不到他!我怕這會影響他的工作,所以…就騙他們了..」 沈老太:「我明白…. (輕歎),幸好有你照顧他…. 」 △ 沈老太看到椅上的繡花。 沈老太:「呀!真漂亮!」 三三:「做完了,送給你。」 沈老太:「我早已收了一雙啦。」 三三:「(苦笑)反正閒著,做多了,不如送人。」 沈老太:「你們的事我也知道一點點.... 」 三三:「(急忙解釋)我不是這個意思,我們很好,你別擔心。」 沈老太:「君初自少身體不好,又不愛跟人說心事,什麼都放在心上,你只要多關心他,照顧他,他會改變的。」 △ 沈老太伸手握著三三的小手。 沈老太:「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很喜歡你,知道你一定會是個好妻子,所以我才撮合你倆,忍耐一下就好的了!別愁著臉.....」 三三:「奶奶,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他的,可是........ (欲言又止)」 沈老太:「怎樣?」 三三:「怎樣說才對呢?....(思索)...... 最近我在家裡總覺得不太自然,好像.... 好像有一雙眼睛在偷看.....我... (越說越細聲)」 △ 在旁的蓉媽眼睛瞪了一瞪。 沈老太:「不會吧!不要胡說!」 蓉媽插話:(煞有介事)「是少爺!他每個晚上都不能睡,不是把自己鎖在書房, 就是在屋內盪來盪去,像鬼一樣呀!所以把你弄到疑神疑鬼!」 沈老太:「他在書房幹嗎?」 蓉媽:「不知道,他從來就不淮任何人進去,那門一直鎖著!」 △ 老太聽見皺起了眉。 沈老太: 「(向三三)不要想太多,你也要多多休息。」 △ 三三點頭,但心仍是有點慌。 c.o. 第五場 日 睡房 △ 大屋外貌……屋內,靜得要命。 △ 三三在繡著那尚未完成的鞋面,不過,心神彷彿,不想繡下去。 △ 她站直了身子。 △ 跑上二樓,來到她和君初的睡房中,不停地找物件。 △ 這時,像有「東西」橫過天花的聲音……三三停下動作,抬頭。 △ 隨著她的視線,見睡房上方是一個閣樓,在牆角高處有一度門,但現在沒有梯子,就沒法爬上去打開它。 △ 三三看到閣樓的底部有個小洞,但從小洞看進去,裡頭全是黑漆漆。 △ 由小洞看出去(p.o.v.),卻清清楚楚看到三三...... △ 三三再努力看小洞,小洞如深淵(鏡頭推前),發出低沉的咕咕咕聲....... 忽然,小洞如眼睛般眨了一眼! △ 啊!三三嚇得退後撞到小桌子,桌子上的一個小瓷瓶倒地,澎!碎了! △ 三三定一下神,相信自己只是眼花了吧! △ 她蹲下來,執拾地上的碎片,一個不小心,被瓷瓶割破了小指頭。與此同時,她發現小桌子底部有一暗格,她小心亦亦打開暗格,裡面有一條鎖匙。 △ 三三拿起這條鑰匙,定睛望著。 c.o. 第六場 日 書房 △ 特寫帶有傷口的手握著鑰匙插進書房門的鎖中。 △ 三三深呼了一口,轉動手腕…….卡擦! △ 三三輕輕推開房門,她看到房間落下了重重的窗簾,環境昏暗。 △ 她大膽地踏進,來到窗前,一下子把窗廉拉開,強光射進房內。 △ 她掃視房內四周,見每件東西都給白布蓋著。(除了書桌的位置,和昨晚君初所坐的單人沙發),地上有很多被剪開的膠巷(底片)...... △ 三三來到沈的桌子,坐下來,看到沈的桌上放著的一疊原稿紙。 △ 她翻開,上面卻是空白一片。再翻下去,其他的都是空白的! △ 三三登時心頭緊起來,隨後她的目光移到旁邊的白布上。 △ 她拉開,下面是一個首飾盒子。 △ 她起身,再拉開另一塊白布,下面是個紫檀木箱。 △ 三三從未見過這些屬於女性的東西,感到怪異,繼續拉開另一塊白布……. △ 是台雅緻的收音機。 △ 跟著,再拉開另一白布,竟是一張臉!! △ 原來那是一面鏡子,反映出三三驚恐的表情! △ 鏡子下又是一個紫檀木箱,三三移開鏡子,翻開裡頭的東西。 △ 她發覺除了一些舊物外,還有一對極之漂亮的「繡花高跟鞋」,三三拿起,又疑惑又心亂……….. △ 忽然,一把女子的笑聲從後響起! △ 三三嚇得整個人退後,全身顫悚,她回望,房內空無一人,但聲音卻是實在……… 女子聲音又響道:「…. 要聽故事嗎?.... 」 △ 三三即時雙手掩口,衝出房間…… 女子聲音:「….. 一個關於愛情的故事………」 △ 就在離開房門的一刻,她聽到...... 女子聲音:「這是奧斯邦電台的廣播...... 坐下來吧,讓我說給你聽…」 △ 原來是從收音機裡傳來!三三鬆一口氣,她上前欲想將聲音關掉。 女子聲音:「…一個從蘇州來的姑娘,她愛上了一個年青有為的男人,不過男人 一直躲在書房,不理她。 」 △ 三三全身打震,著了魔留心聽起來。 女子聲音:「男人的頭髮很幼細,乾爽,眼神充滿自信,他是那種能為女人擋風雨,讓女人安穩的人…….. 」 △ 三三索性坐在椅上傾聽起來。 女子聲音:「蘇州來的姑娘遇上了他之後,就愛上了,她一直默默在他身旁出現,但男人從不留意過她,姑娘以為這一輩子也不會當上他的妻子,但命運竟把她和男人拉在一起..... 」 ▲ 插入畫面:鏡頭搖晃,出現一個甜笑的側臉及美好的笑聲........ 女子聲音:「她得到了男人,以為從此便幸福,可是男人每天早上就出門去,晚 上就把自己關起來,姑娘為此而心痛沮喪,但她又無能為力..... 今天,男人又出門了,他去了什麼地方?」 △ 三三期待的聽下去。 女子聲音:「春暖花開,他去了看花吧.....」 △ 樓下,忽傳來開門關門聲…… △ 樓上的三三,被嚇了一跳,即把收音機關掉。 △ 她衝出書房,把木門關上。 △ 特寫三三的手把鎖匙放回暗格。她一個轉身,假裝若無其事,當腳步聲漸近,人還沒出現,三三脫口說了一句:今天那早回來……我 △ 來人原來是蓉媽,三三沒有再說下去。蓉媽望著三三,不知三三為何如此緊張。 c.o. 第七場 日 廚房 △ 廚房裡,三三忙著晚飯,但仍心有所思。 △ 身後蓉媽在幫手,不時斜眼看三三,覺三三今天有點怪。 三三:「這房子從前有什麼人住過?」 蓉媽:「(略頓)為甚麼這麼問?」 三三:「沒什麼,只是發覺我搬進來已經有半年多,但竟然不曾認識過這房子的一切.......」 蓉媽:「啊...從前呀.....住的人是老太的遠親,三年前他們搬到香港去,房子就丟空啦,沒有再租出去,因為老太說要留給少爺和他太太....... 」 三三:「他太太?」 蓉媽:「(略頓)…..就是你呀!」 三三:「是嗎?.........那麼房子裡的東西應該全是屬於君初,對不對?」 蓉媽:「應該是吧。(試探)你在屋裡發現了什麼? 」 三三:「.......... 沒有... 隨便問問而已. 」 △ 三三假裝忙碌起來。 蓉媽:「你的家在蘇州?」 三三:「 嗯..... 」 蓉媽:「打算什麼時候回家探親?」 三三:「家裡沒什麼人,回不回去也不打緊..... .... (靜默片刻). 蓉媽.... 」 蓉媽:「唔?」 三三:「在我們結婚之前,君初是不是跟一個女人..........」 蓉媽:「過去了不要問,知道了又如何?總之,那個女人死掉之後,少爺就瘋了!」 三三:「(氣憤)君初不是發瘋,他只是病了!他... (轉回弱柔)....只是病了!他會好過來的...... 請你不要再這麼說!」 △ 三三低下頭,繼續不停地切東西,眼裡有點濕。 三三:「她是如何死掉的?」 蓉媽:「(緊張)誰?.... 呀... 她?......」 △ 這時,大門有人進門,吊鈴又再響起。 △ 三三聽到,即時一臉歡欣出門迎接。 *** △ 門口,她見到沈君初的背影,提著一個皮箱,走上了二樓樓梯,門前放了他的帽子及大衣。 △ 三三先為沈整理一下衣帽,發現帽子上留下的數片粉紅色小花瓣。 △ 三三十分驚訝。 *** △ 樓上睡房中,沈背著鏡頭,坐在床邊,望著牆壁一動也不動,呆得不像一個活人! △ 鏡頭慢慢繞到他臉前,看到他一張俊臉,滿是憂愁和枯槁。 △ 三三上樓,來到睡房前。 △ 這時沈已經伏在床上,如同伏在一個舒適的草地上一樣,依戀著某東西似的。 三三上前:「君初….. 晚飯準備好了。」 △ 君初的眼晴張開,眼裡充滿疲累的血絲。 c.o. 第八場 夜 飯廳 △ 飯菜上桌,三三帶著興奮,棒出熱騰騰的美食來。 三三:「金瓜綠豆湯,薑汁波菜,金沙牛肉,麻婆豆腐,都是你喜歡的菜,多吃 一點,你又瘦了……」 △ 三三邊說邊拭一下額前的汗。 △ 桌前的沈卻看著這些菜發呆,一直沉默不語,氣氛僵死了下來。 君初:「(冷漠)你不用對我那麼好,我一點也不喜歡你!只是媽媽謊說快要死了,我才順她心意娶你。」 △ 三三呆在當地,眼晴紅了一圈。 △ 在旁服待的蓉媽,馬上退下。 △ 三三侷促地坐下……把剛才的說話沒聽過一樣,把一小撮的菜送到他碗上。 三三:「我答應過奶奶,要好好照顧你。」 △ 這時君初爆發了! △ 他一手推開三三的手,也把一桌子的菜撥到地上,叭啦叭啦。 君初:「奶奶?奶奶!你了解她嗎?你了解我嗎?你這一生就給人家擺佈...... 自找可憐!」 △ 君初奔離飯廳,直上書房。 △ 三三委屈地,眼淚湧出。 c.o. 第九場 夜 睡房 △ 睡房,夜來就寢,三三獨自在大床上,無法入眠。 △ 她兩眼睜大,望著天花板。 *** △ 漆黑的書房,又傳來剪刀剪過膠卷的聲音,裁.... 裁.... 裁 △ 書房一角,君初低下頭,專注地不停地把剪刀壓下 他無意識地,一下一下的剪,手中的膠卷散落地上....... △ 桌上,忽見一隻蟑螂經過,君初極厭惡牠,一手就捉著牠,就把牠放在「剪接器」上,一刀裁開兩邊! *** △ 睡房,時間慢慢過去,三三仍輾轉難眠,忽然,她覺得房間充滿了異樣的寧靜…不!有一點點聲音,很輕,但清晰,像甲不斷地抓弄木板…….. △ 是天花板傳來?三三望著(也即是閣樓的底部),有點驚慌…… △ 她越望越覺得,是由閣樓底部的那個小洞傳來….. △ 而且那小洞雖然黑漆漆的,但卻感到有東西在裡頭略過……. △ 三三死命抓緊被子,把頭埋進去……. △ 可是指甲抓弄木板的聲音又傳來…. 刮刮刮……. 刮刮刮……. △ 三三在被裡反而聽得更清楚,她整個人彈起,毛髮倒豎,驚嚇地望著自己睡的那張床,聲音是從床底傳來的!!! △ 她退後,但腳軟,斜倚著牆壁…望著床底下……. △ 但床還是一樣的床,床腳下黑漆漆的地方,一直都沒有異樣! △ 一秒,兩秒,三秒……的確沒有異樣! △ 她終鼓起勇氣趴下,望著床下….. 沒有,什麼也沒有! △ 三三不服氣!伸手進入那黑漆的床底下摸摸。 △ 她幼細的手在床下四處摸索…….. △ 最後,她似乎找到點什麼,她把手從黑暗的床底拿出來……….. 手裡握著的竟是一堆枯乾的黑頭髮!! △ 她慌得馬上丟開,衝進浴室,打開水嚨頭,不停洗手….. 水聲嘩啦嘩啦,響徹走廊。 *** △ 書房,低頭中的君初,他忽抬起頭來,眼晴像看到什麼........... *** △ 浴室,三三把水撥向自己,以鎮定神經。 △ 但走廊外,又出現腳步聲…….. 聲音慢慢走近浴室。 △ 三三不敢動! △ 浴室門縫下已見一個黑影站著……. △ 三三眼晴睜大……結巴巴地喚:君初? △ 外邊無聲,三三發著抖,猛然打開門,跑出走廊.... △ 外面却什麼都沒有! △ 三三只感到一陣的冰涼。 △ 此時的書房的門也打開,君初走出來,他像在找尋什麼,但當他的視線看到三三時,他馬上變得更冷漠。 △ 二人相望了一下。 三三:(驚魂未定)我... 我聽到怪聲!也見到....」 君初:「屋子舊,木板在晚上會發出怪聲。」 △ 說完,他便馬上把門關上,門後聽到他的幾下咳嗽聲。 △ 三三站在走廊中,四周確實陰陰冷冷。 c.o. 第十場 日 走廊 △ 三三從睡中驚醒,已經是天亮。 △ 她第一件事是蹲下來看看床底,的確什麼也沒有,連昨天丟在一旁的頭髮也不見了。 △ 她下樓,問蓉媽。 三三:「昨晚你有聽到奇怪的聲音嗎?」 蓉媽:「(愛理不理)沒有!是你在做夢吧!」 三三:「(有點氣)你為什麼都跟少爺一樣,說話都冷冷漠漠的!我快給你們悶 死了!」 蓉媽見三三忽然來的脾氣,有點愕然:「太太,你病了?」 三三:「(歎一口氣)沒有!沒有…. 」 △ 三三感到無助,頹然上樓去,她望到那度深藍大門,征征地出了神。 c.o. 第十一場 下午 大廳 △ 下午大廳,房間靜得連一口別針掉下地也能聽得到。 △ 溶鏡,晚上飯廳,三三坐在桌前等君初回來。 △ 溶鏡,時鐘已是晚上十二時。 △ 三三坐在大廳中等待,累極。 △ 桌子暗格特寫,三三手伸入拿起鎖匙。 c.o. 第十二場 夜 書房 △ 書房的門打開。 △ 三三拿起地上的底片,在燈前細看,她想知道君初躲在這裡弄甚麼? △ 這時,她又看到那台收音機,她忍不住又再次扭開……. △ 一陣沙沙沙聲之後,女聲又出現…. 女聲:「男人在一年前,他熱烈的愛上了一個女子..... 」 ▲ 畫面:一個暴風,急雨的晚上……. ▲ 畫面:一對男女纏綿的映象掠過,看不清男女的樣貌。 ▲ 畫面:窗外,暴雨交加。 ▲ 畫面:旗袍包著女人的身軀,男人的手把鈕子解開。 ▲ 畫面:旗袍從女人身上滑下至地面………看到那雙「繡花高跟鞋」…. ▲ 畫面:女子纏綿的呼吸聲…….. △ 三三聽到臉紅,她拿起手拍半掩著臉……… ▲ 畫面:雨繼續落下……… 女聲:「他們什麼都不管,只知道外邊的雨下得很大…」 △ 外邊忽然也來了一陣急風,打得窗門作響,三三回過神來。 △ 她來到窗前,見並沒有下雨。 △ 她返回坐位。 女聲:「他們的身體擁在一起,很溫暖,好像泡在溫泉裡,外面的冷一觸碰到他們就溶化了…… △ 突然,一個閃電雷劈,全屋漆黑! △ 三三往窗邊看,街道四周圍都全無燈光,天地間一下子靜下來........ 停電了! △ 三三徬惶地想找蠟燭,她身後竟繼續傳來女聲! 女聲:「他回來了!」 △ 三三全身毛髮豎立,她不相信地看著收音機,不是已經沒有電嗎? △ 收音機後的電源根本沒接上。 女聲:「我的他,回來了!...... 」 △ 三三望著門口,這時的確傳來腳步聲...... △ 外邊,也真的下雨了了......她忙忙亂亂地去關窗..... △ 再次又一個閃電劈過,三三驚叫! △ 她一回身,就見到沈君初在她臉前,怒目地瞪著她。 △ 三三急驚下把收音機撥落地上! △ 君初整個人都被雨全打濕,他大怒。 君初:「你幹嗎在這房間?出去!出去!任何人都不能進來!任何人都不許動我的東西!你聽得見嗎!」 △ 三三滿臉驚愕,腦中閃過丈夫和故事中的女人在屋內的情景……… ▲ 畫面:沈君初擁著那個穿旗袍的女子,他吻著女子的頸,手在她身體上遊移….. 三三:「她.... 她在(指著地上的收音機)..... 」 君初:「滾!」 △ 君初睜著她,把臉靠近她,狠狠的再一句: 君初:「給我滾!」 △ 三三被推出門外。 △ 君初大力關上門,把自己關進書房。 △ 三三站在走廊外,又驚又亂…….. .... △ 又是一個閃雷,三三身後走廊盡處,瞥見一個女子幽幽的身影站著不動,望著三三! △ 房內,君初拿著地上的收音機,小心謹慎地拭擦,如寶貝........ 跟著拿起白布,將一切東西蓋上、還原。他眼睛紅起來..... 但就是哭不出來...... △ 他身後的黑暗,忽然伸出了一條纖幼,蒼白的手臂來! △ 君初即時咳嗽,他感到有點頭暈,他合上眼...... △ 這條纖手竟有感情的,隔空地,慢慢輕撫他的臉,無限溫柔…… △ 可是,手臀越接近,君初的呼吸越來越急促,……… △ 君初從辛苦中掙扎站起來。 △ 手臂消失了! △ 只留下君初的迷惘……..... c.o. 第十三場 夜 睡房 △ 三三急忙跑回睡房,鎖門...... △ 她只聽到自己的呼吸聲...... 她感到一陣的刺骨的冷.... △ 她馬上把自己裹在被裡..... 眼尾望向睡旁的牆壁,睡房的天花,睡房閣樓上的小洞,然後是自己的床尾......... △ 她赫然見到一個黑壓壓的身影坐在床沿,坐在她的被面上! △ 她看不見她的模樣,只看到一對蒼白的腳!! △ 又是那個女播音員的聲音!三三……三三……… △ 三三驚叫,欲走出此陰森境地,可是窗門盡鎖,她被困著…….. 三三慌張得哭了出來……. 女聲:「(溫柔,謙遜地)你不用怕,我是為了君初而來的…. △ 三三不能置信的表情。 女聲:「我想幫他……….也想幫你。」 △ 三三錯愕的反應。 女聲:「我叫曼麗,是他的愛人,差一點點,就是他的妻子,可是在一年前,我 死了!……」 △三三按著自己的耳,她不要聽。 女聲:「我跟你一樣,每個晚上看著他無法入眠的痛苦,我比你更難受……… △ 三三十分害怕。 曼麗:「你知道愛一個人的感受是怎樣的嗎?」 △ 三三答不出來。 曼麗:「是痛!很痛很痛!愛有多深,痛苦就有多深!」 三三:「我不想聽..... 」 曼麗:「我知道你對君初是真情真意的,我要你替我做一件事。」 三三:「不!」 曼麗:「代替我!………..令君初忘記我,重新掁作!」 三三:「不要!」 曼麗:「變成我,帶給他快樂!」 三三:「(不相信)怎麼可能!」 曼麗:「可以的!我會教你!」 △ 三三不懂回應。 曼麗:「我會每天告訴你如何討他的歡心….」 三三又驚又怕,這一切都來得太突然:「每天…. 跟你對話?」 曼麗:「你怕嗎?」 △ 曼麗的黑影向前了一步。 △ 三三倒是嚇得退後。 曼麗:「你想見我嗎?」 △ 三三全身抖震,她感到對方舉起很重的腳步…….慢慢走向她…….. 三三 呼吸聲越來越急促...... 曼麗:「(懇求)你要幫他....... 」 △ 就在對方步至最黑暗的前方時,三三幾乎嚇破膽地尖叫.......... △ 然後她雙腳一軟,眼前一黑! black out 第十四場 日 睡房 △ 三三眼簾張開,見到蓉媽不停呼叫自己。 蓉媽:「少奶少奶!你怎樣,幹嗎睡在地上?」 三三:「我.... .... 我見鬼!......之後,暈了」 蓉媽:(有點緊張)你見到她,她是甚麼模樣?她對你說了甚? 三三:「她... 她... 她說她是曼麗,她想我幫她.....」 蓉媽:「什麼?曼麗!哎,你真的也病起來!」 三三:「不!我真的見到她....... 」 蓉媽:「殊,不要胡思亂想,這世上那有鬼,別再說,老太來了,她心臟不好, 千萬不要在她臉前提起。」 c. o. 第十五場 晚上 飯廳 △老太,三三,君初一起晚膳。 △三三心神彷彿,君初望也沒望三三一眼。 老太:「臉色為何那麼差?」 君初:「沒什麼,工作忙..... 」 老太:「(伸手探額頭)看,好像發燒了..... 」 君初:「(一陣咳嗽)有一點著涼而已,別擔心。」 老太:「是昨天被雨淋到嗎?到底你每天在忙啥事情?總是在外頭四處走,好不容易才找到你...... 」 △ 三三一句說話也聽不進,她的神經拉緊,不斷斜眼看四周...... 老太:「三三.... 」 △ 三三抬頭,她看著老太的神情,卻是驚呆的! △ 她看到老太身後的落地玻璃外,站著一雙腳,是曼麗的腳! △ 腳踏前一步,把一張面色蒼白,乾槁,淒涼的臉容貼近在玻璃之上!........ △ 三三雙眼發直,握在手裡的筷子不停發抖,但她不敢作聲..... △ 曼麗的臉容被散髮遮掩,雖說陰森,但仍不失她的本來的美.... 她眼神充滿哀求....... △ 三三趕緊低頭吃飯。 △ 蓉媽跟著三三的視線望過去,跟著又回看三三。 △ 老太回頭看窗邊,當然什麼也沒看到。 老太:「(向三三)你身體又不舒服?整晚怪裏怪氣?....... 」 蓉媽:「是!太太今天不舒服。」 △ 在三三耳裡,老太與蓉媽的話如無聲,她只聽到細細碎碎的低泣聲,從曼麗那邊傳來! △ 窗外,看到曼麗的身影,斜倚著牆壁,抱著雙膝,向著室內的一家人望去。 曼麗:「在撞車後,當我眼睛閉上,一切便變成漆黑。........」 △ 三三整個人都很混亂..... 老太:「唉,都搞不懂你們兩個,三三,給我倒碗湯。」 △ 三三神經質地站起來,才接過碗子,即滑下,嘭一聲打碎。 △ 三三耳邊又響起話聲。 曼麗:「然後不知過了多少時間,我開始看到光,看到君初坐在房中。........」 △ 三三死命按著自己耳朶,鏡頭三百六十度旋轉......... △ 聲音帶落下場...... 第十六場 夜 睡房/書房/走廊 曼麗:「……他望著我笑,我高興的走向君初,但當我正要擁著他的時候,我穿過了他的身體,連他一根頭髮也抓不住........ ,我回望他,他在咳,樣子很辛苦,那刻開始,我知道我死了……(此段可加影像) △ 三三躲在睡房一角,輾轉難眠。 曼麗:「而我也知道,每當我靠近君初時,我一身的陰氣,就會令他哮喘發作....... 我沒有法子,唯一能做的,只有在每個晚上,俏俏的躲在暗角陪他....... 」 ▲ (接回第十二場)書房中,君初背後的手,就是曼麗(畫面見清楚),當君初咳時,曼麗傷心地消失。 曼麗:「太不公平了,為何在我倆最歡欣的時刻,上天竟將這一切帶走?為何讓 我回來,但又不讓我倆相見?.....我看著他一天一天的消瘦,失眠........ 我想離開,不想看見君初這樣子,但我就是不能離開這所大屋,我只能一直心痛,我向天問了很多次,為何要我再回來?(聲音咽哽起來)…我倆在生無緣,為何死了還是一樣..... 」 ▲ 插入片段:曼麗孤獨的身影,倚在書房門外,靜靜的陪著君初。 ▲ 插入片段:二人隔著一度厚門,分別在不同的空間。 ▲ 插入片段:曼麗在痛哭。 曼麗:「直至我發現妳能聽到我、看到我,我終於知道,我為何要留在這裡, 我 回來因為上天要我幫助君初。」 *** △ 三三用枕頭按著自己的臉,痛苦輾轉。 曼麗:「三三,你就是解開我們這個結的人……」 *** △ 君初在書房的桌上,依舊在剪底片,他臉前的剪接器透出光線。 △ 君初很疲弱,要以雙手撐著自己的身體。 △ 他看著眼前的光線,嘴角泛起奇怪的微笑。 △ 他全身開始冒汗,他脫掉外衣,打開所有窗戶,不停喝開水。 △ 他不停地剪片,手不停在動,跟著澎一聲,水杯掉下地,君初想站起來也站不起。 c.o. 第十七場 日 沈家 △ 書房門打開,君初的面蒼白得嚇人,他提著皮箱準備下樓,但走不了兩步,整個倒下,由二樓樓梯滾至下一層。 c.o. 第十八場 日 醫院 △ 林醫生和護士收拾診症用具,沈在床上熟睡,三三和沈老太,蓉媽伴在一旁。 林醫生:「(向三三)天氣驟冷,他又淋了一整晚雨,哮喘病發引起了肺炎,很嚴重。」 三三:「(擔心)會不會有事?」 林醫生:「不肯定,要看這一兩天的情況,能退燒的話,情況才樂觀,要不然,生命會有危險。」 △ 三三臉色難看極。 林醫生:「沈太太,你的臉色也很差,來做個檢查吧,我怕你也壞了身體。」 △ 三三猛烈搖頭。 三三:「我要陪他。」 △ 林醫生和護士離開。 △ 三三坐在床邊,雙手合什,在祈求上天救他.....忽然,她的手被君初捉著! 君初:「(迷迷糊糊)曼麗!」 △ 三三嚇了一大跳。 三三:「我不是曼麗!..... 」 沈老太:「(傷心欲絕)人都死了,為何仍是放不低.... 」 △ 君初滿臉是汗,腦內閃過往事: ▲(回憶畫面) ▲ 下雨天,曼麗和沈從門外衝進家門,二人都沒帶傘,全濕了! ▲ 曼麗甜美的笑容。 △ 君初面容痛苦,三三看在眼裡,很是心痛。 △ 三三突然衝出門外,眾人叫她也叫不住。 *** △ 三三衝回大屋,她奔向二樓,鎖匙插入,她雙手顫抖地打開房門。 △ 門終被打開,她走向收音機,但怎樣也調教不到聲音...... 曼麗:(雙眼紅了)「君初怎麼了?」 △ 三三回頭,見曼麗在書房的窗邊,坐著,風吹起的窗簾,露出她的半邊的臉。 三三:「你要救他。」 曼麗:「我無能力救他,我說過我不能離開大屋。」 三三:「不!不!你一定有辦法!你救他,我什麼也願意!」 △ 曼麗從苦澀的臉容中,露出了一下感謝的微笑。 *** △ 晚上,病房外,蓉媽在外打瞌睡。 △ 蓉媽醒來,表情呆著...... △ 她看到一個曼麗的身影,橫過自己,進入了病房。 △ 是真人,還是靈魂? *** △ 病房內,君初繼續陷入夢中..... ▲(接上個回憶畫面)君初受冷,不停咳嗽。 ▲ 曼麗:「我拿毛巾給你。」 ▲ 怎知,整個屋子一下子全黑了! ▲ 浴室傳來曼麗的叫聲,叫得比想像中厲害,因為浴室的門反鎖了。 ▲ 沈來到門前,隔著門說:「又停電了!我去找臘蠋來……」 ▲ 曼麗:「不!不要走開!我很怕!不要留下我一個人!」 ▲ 君初:「不怕,只消一會兒,你的蠟燭放在那兒?有油燈嗎?」 ▲ 曼麗:「不!太黑了!你不能走,陪著我!」 ▲ 君初:「但是,不知停電會停多久?」 ▲ 曼麗「(語調近乎哀求)不…………. 」 ▲ 君初:「好,好,不走就不走,不如我們先坐下來,我會一直在門外陪你…. 」 ▲ 沈和曼麗便分別坐下來,隔著一度門,倚著。 ▲ 君初:「現在蓋的房子太多,電力負荷不了。」 ▲ 她從門隙中伸出手指來, ▲ 曼麗:「可以拖著我嗎?」 ▲ 君初努力伸手過來,緊捉著她的手……… ▲ 曼麗甜蜜地笑著,緊張的心情也放鬆了。 ▲ 君初:「其實怕黑是有辦法醫治的。」 ▲ 曼麗:「那有聽聞過!」 ▲ 君初拉著曼麗的手指:「只要找到一個你喜歡的人,然後說出一句咒語,從此之後,就不會怕黑怕一個人..... 」 ▲ 曼麗:「什麼咒語?」 ▲ 君初:「我... 願... 意!跟著在這小指上,套上一個指環.......」 ▲ 牆壁的另一邊,沉默不語。 ▲ 君初:「曼麗,嫁給我吧!」 ▲ 電力恢復了,門竟又能重新打開。 ▲ 見曼麗拿著一支小棍出來。 ▲ 曼麗:「原來是這條棍子堵著門而已!」 ▲ 二人一笑,就立刻衝前擁抱…… ▲ 君初:「嫁給我!」 ▲ 曼麗流下了歡愉的眼淚:「我不知道!....... 」 ▲ 君初:「什麼不知道?不知道就是答應嗎?」 ▲ 曼麗:「(嬌嗔)不知道!!..... (又哭又笑地把頭窩進君初胸懷)」 ▲ 快樂時光之中,金屬脫軌的刺耳聲,切入! *** ▲ 小堤岸,曼麗在樹下等待,她不時看手錶...... ▲ 此時一輛失控的車子,向她撞去....! ▲ 在遠處的君初,正步往該處,他目睹事件的發生…….. 他眼見曼麗被巨大的金屬活生生的撞進大樹,然後捲進了車底! ▲ 車底下,曼麗半邊身頂著車底,另外的半邊臉及肩..... 就被地面的沙石拖磨過,血和肉糊在一起..... ....... 而曼麗這時還是有知覺地承受著這無邊的痛楚! ▲ 四周的人試圖拉開車子,可是君初叫不要動,因為他看到有金屬已直插入了她的肚裡...... ▲ 大家都放棄了,有人叫途人打電話,叫救護車..... 有人扶出司機.... (司機傷不太礙) ▲ 曼麗軟弱無力的眼神,哀痛地望向君初,她想說話…… ▲ 君初即時蹲下,爬到曼麗臉前,他把急與驚都壓著,捉著她的手。 君初:「沒事的,快有人來幫手!」 ▲ 曼麗想說話,但一個字也說不出。 ▲ 君初已控制不了,兩行淚流下,但仍壓止著身體的激動。 君初:「你撐曹…….. 我還有很多話要對你說…」 ▲ 君初用顫抖的手,從衣袋中取出小盒子來,他打開,盒子盛著一隻精 緻的戒子。 ▲ 曼麗的眼神閃過安慰,但同時,痛苦再次令她臉容扭曲。她用盡氣力動了一下手指。 ▲ 君初會意,馬上從盒子拿出戒子,……….. ▲ 但她半邊身傷口的血已如泉湧,不斷流出,君初急用雙手按著傷口,但血不但沒停止,還把沈的一雙手全浸滿血紅….. ▲ 沈不理了,他把戒子往衣服裡抹一下,然後帶上她的手…… ▲ 當戒子才套進曼麗的指頭時,她的那隻手已垂軟下來……… ▲ 戒子還未正式套上! ▲ 曼麗已氣絕,雙眼圓睜著……….. ▲ 君初無力再壓抑,哀痛到了極點,他向天嚎叫! *** △ cut回病房,君初迷糊地抽動身體。全身出著汗,衣服都濕了。 △ 忽然有一雙纖幼的手,溫柔的撫過他的汗,像母親撫著兒子一樣..... △ 君初張開雙眼.....他看到曼麗……實實在在的曼麗! △ 重病迷糊中的君初,撐起身子,拉著她... 曼麗:「(溫柔地)我拿毛巾給你!」 △ 君初激動得激烈的咳嗽起來! 君初:「「(哀叫)曼麗!對不起,曼麗,對不起!」 △ 他捉著曼麗。 君初:「我說過要娶你,是真的,我戒子也準備好了..... 可是......」 △ 君初紅了雙眼,滿胸的悲哀已到了極點。 君初:「..... 是我錯,若果我早到五分鐘便沒事,又或者我根本不應約你在那裡 等!..........現在只得你一個人,一定慌極了,你那麼怕黑……. 」 △ 曼麗伸出雙手,環抱著他。 曼麗:「不,我很好,我這裡好平靜,好明亮.... 」 △ 君初用力捉緊曼麗,不讓她再跑掉。曼麗也用身體把他整個人抱著。 君初:「答應我!不要再離開,好不好?」 曼麗:「我不會離開!」 △ 君初滿足地,閉上眼睛,臉上微笑著。 君初:「(聲音漸細)我們一起準備婚禮.... .......」 △ 終於,他甜睡去了! △ 整整一年,他終能好好地睡一覺。 burn out 第十九場 日 病房 △ 白光過後,君初慢慢張開眼睛,在他迷糊的視線中,望到遠方有一個熟識的女子(曼麗)....... (備註:君初覺得自己已經死去) △ 君初感到高興,他下床,撐著身体,滿帶笑容地走向曼麗,並從後擁著她,他把頭輕倚在曼麗的髮上。 君初:「..... 我來了,這裡真的好平靜,好明亮,以後我們都不會分開..... 」 曼麗:「君初.....」 △ 聲音劃破了君初的迷糊,這聲音是三三的。 △ 「曼麗」轉身,君初驚見擁著的是三三!她剪掉了一頭長髮,燙了一個與曼麗相似的短髮,修改了眉型,還改穿上了圖案活潑鮮明的旗袍,真的有幾分和曼麗相像。(昨晚的曼麗就是這個三三) △ 君初尷尬的縮後,極度失望,頹然的跌回床上,他醒覺這裡原本就是現實世界。 君初:(他極痛苦,乾笑了幾聲)...........誰叫你們救我回來?......... △ 三三關懷的走上前。 三三:「醫生說你的燒退了,只要依時食藥,多休息多飲水,慢慢會康愎。」 △ 君初不理她,側過臉,他還痛苦地想著剛才如夢似幻的事..... △ 就在此間,他發覺床邊竟有一排吃過了的巧克力……他即回頭四處尋找曼麗的蹤影。 △ 他當然找不到!君初呆在床邊,一動也不動,又跌回回憶裡去。 △ 三三在旁,不敢打擾............. △ .......... 君初一直沒動過,移動的只有外邊射進房內的光線:白白的陽光漸慢變成夕陽的金光....... △ 因為夕陽,牆壁上出現了三三的投影。 △ 君初看到「三三」的投影,是多麼熟悉,活像是當天樹下看到的曼麗! △ 他在尋找「曼麗」,而「曼麗」就在牆壁上出現!君初觸電似的! △ 君初藉著陽光,將自己的手投射在牆上。他用手輕撫牆上的曼麗的影...... △ 君初和曼麗共舞的旋律飄盪出來....... △ 他回身看三三(她在露台看天發呆),感覺變得不一樣。 Co. 第二十場 日 車內 △ 車廂中,三三,蓉媽,沈老太陪著君初出院。 蓉媽:「都是回家好,什麼東西都有,照顧也方便一點嘛..... 」 △ 老太在和應,三三則專注地望向街外。 △ 而君初目不轉睛的望著這個「全新的」三三。 c.o. 第二十一場 上午 下午 夜 飯廳/ 睡房/客廳 △ 換了場景,換了衣服,但君初的眼光和神情依舊一樣:目不轉晴的望著三三。 △ 陽光從窗紗透進來,三三在忙,轉來轉去,君初的目光也隨著她移動。 沈老太:三三知你出院後,就整天在打掃,清潔,把全屋的床單枕具都用熱水消毒,她說不能有任何微塵,怕又會刺激起你的舊病。 君初:唔.... (但視線仍盯著) △ 三三被盯著,很不自然。 三三:(停在君初臉前)我對上天說,如果你能病好,我就把心愛的頭髮剪掉,果然,你真的沒事!..... 怎麼?不好看嗎? 君初:(真心地說)不..... 挺好.... *** △ 下午,三三又在廚房忙著,君初突然出現,把三三嚇了一跳。 君初:對不起,把你嚇倒! 三三:(把一隻手藏在身後)沒事! 君初:(察覺)你藏著些甚麼? △ 三三微笑,跟著伸出手來,原來是吃了一半的巧克力。 △ 君初呆了。 *** △ 夜深,客廳,蓉媽關掉大部份的燈。 △ 只剩下君初沒睡,坐在大沙發中沉思。 *** △ 睡房中,累了一整天,三三稍作休息,她來到梳妝鏡前,打量一下自己的臉容。 △ 未幾,她從新買回來的紙袋中,取出一個香水瓶。 △ 三三不太懂搽香水,手笨腳笨的,但這種新體驗,引起了女性愛美的愉 快。 *** △ 三三獨自回到床上睡覺。 △ 漸漸她的眼皮重下......... △ 門外有一身影橫過。 △ 睡房門,被輕輕的推開,是君初。他凝視著三三的背影,並墮入了房中那種似層相識的氣味之中。 △ 半閉著眼的三三,忽感到床的另一端有重物壓下。 △ 是君初上了床。 △ 他望著三三的背影,內心湧出一股衝動....... △ 他慢慢把身體向三三那邊靠近一點........ △ 三三感到這個靠近的身軀,心跳得很厲害,她連眼也不敢張開! △ 君初忍不住,他再靠近一點.... △ 三三感到他那重重的呼吸聲,就在耳後..... △ 君初的臉,停在三三的頭髮上,他嗅著那種熟悉的森林香水味....... △ 君初閉起眼...... ▲ 畫面:君初走進一個森林裡去。 ▲ 森林中,霧極大,君初行行重行行,腳踏著乾葉,走過了的路,復又回到原位。 ▲ 霧中,曼麗出現,她轉過身來,對君初笑。 ▲ 君初:「我又迷路了!」 ▲ 曼麗:「不怕,有我陪你..... 」 ▲ 曼麗伸出手來,拖著君初離開,君初臉上很安穩。 △ 現實的睡床上,三三仍是不敢轉身過去望君初....... △ 她發覺身後漸漸無聲...... △ 君初的臉就在髮堆中,睡著了,他弓著身軀,如嬰兒般,發出均渾的鼻息.......... *** △ 書房中的收音機前,三三的手扭開按掣。 △ 三三才轉身,曼麗半明半暗的身影已站在她身後。 △ 三三的反應不驚,反歡欣地笑。 三三:(興奮但必需低壓聲線)他睡了,睡得好香甜! 曼麗:(同樣歡欣)太好了! c.o. 第二十二場 日 地下陽台(連接後園) △ 君初精神好了很多,林醫生正為他檢查身體。 林醫生:各方面都不錯,血壓也正常..... 你覺得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? 君初:(想了一想,木訥的臉容,終笑了一笑)沒有.... 反而我覺得在這場大病 之後,我的心(摸著胸)像鬆綁了,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這年來,我這 兒整天像有一隻大手在緊握著,沒有一分鐘放鬆.過...... 現在,竟然鬆開了!...... 林醫生:不是那隻大手鬆開了,而是你自己鬆開了!人是很奇妙的東西,這兒呀(指著腦袋)如果想著要求生,什麼癌細胞都能殺掉;如果想著要求死,身體裡所有的毛病都會跑出來,所以呢,做人最怕就是不想生又不想死,最折磨人呀! △ 林醫生收拾工具準備離去,此時三三進來,帶同茶點。 三三:林醫生,要走了嗎?多坐一會,我準備了茶點。 林醫生:不要客氣啦.... 三三:就當陪君初聊一會吧。 △ 三三拿了外套,放在君初的椅子旁。 △ 君初忽然向三三說了句:勞煩了! △ 他的眼神已經少了冷漠,多了溫柔。 △ 三三打從心底高興起來,但又不敢流露,低著頭便退出了陽台。 君初:就多坐一會吧..... 林醫生:也好.... 難得你想講話! 君初:伯平,你相信人接近死亡邊沿,會看見異像嗎? 林醫生:(大笑)你明知故問,我是醫生,怎會相信! 君初:在我大病那晚,我看見曼麗,原來她身處的那個地方很光亮,她笑得很愉快,我以為她來接我,接我到她那裡一起生活,但她沒有,我覺得她想我留在這裡......... 然後,借用另一個人的身體來跟我繼續生活。 林醫生:(笑得更大聲)她借那人的身體? △ 君初把臉轉向花園,視線緊隨著三三,她正走向晾曬床單中的蓉媽那裡。 君初:我看著她(指三三)的時候,好像能看到曼麗在她身體裡面...... △ 林醫生手中的茶紙乎倒出來。 林醫生:你... 你能把感情轉移一下是好事,但別把這種感情跟怪力亂神拉上.... (歎氣) 我還是多開一些藥丸給你!.......還有,你太太臉色不大好,這一陣子她太操勞了,你要反過來好好照顧她啊! △ 君初帶著迷惘的眼神。 {待續) 心中有鬼原著小說:房子很冷 *版權所有*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