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一個人 走江湖
關於部落格
3'x5'的書桌上的爬行活動

  • 360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十八年

一起空喊口號有意義得多。

 

不到一年,坊間出了很多記念六四事件的書。民運領袖,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,採訪的記者,不同政見的學者,政客等等,都紛紛把當時發生的事做了個記錄,好作歷史的見証。其中有一本,書名我倒忘記了,一位當時在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領袖(好像是李錄)憶述當時的情況:學運領袖們當時內部也曾出現矛盾。很多外地的學生也陸續跑到北京天安門來聲援,有人覺得場面已開始不受控,提議撤出廣場,但亦有人覺得外地的學生千里迢迢一場跑到北京來,如果這時說要撤退,會讓很多人失望……學運領袖們一時未能有共識,不到幾天,就發生了令每一個中國人心裡都刺痛的六四事件。我不是說學運領袖做錯決定便導致六四的發生,他們當時也只是孩子,那裡會有成熟的政治智慧去面對這種局面?而我相信當時的學生也只是單純的反貪反官僚,純粹是概念上對當時社會狀況的不滿而訴諸靜坐,或絕食抗議,他們其實也沒有一套清晰的政治改革方案……誰會想到,國家竟會用真槍實彈來對付自己的人民?中國沒有塑膠子彈嗎?這個世紀,我們在電視上也看了不少的學生運動,示威甚至演變成暴亂,但有那個國家會用真子彈,用坦克去把不中聽的聲音壓下?天安門流血了,天安門平靜了,但不中聽的聲音反而傳遍世界每一角落。當時欠缺政治智慧的恐怕不只是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。如果要把將當時的情形定性,這恐怕只是非法集會,而非有組織的暴亂。任何正常的政府當然都會採取適當的措施去驅散非法集會群眾。人口這麼多,幅員那麼大的一個大國,在統治上是有一定的難度,熟讀中國歷史,我明白為何要大權要集於中央。近期股市過熱幾近失控,中央出手用政策去調節市場,大家都沒有太大異議。熟悉股票市場的人都清楚現在這種全民皆炒的失控現象,如不處理,在泡沫爆破之日,大家會傷亡更重。在當時中央應該也認為天安門廣場是已經失控,在當權者立場來說,那又有何不可?要清場是可以理解,但不可能是用真槍實彈。可惜,不可能已變成歷史事實。

 

十八年過去了,我都已經是個中年人,人倒不知有成熟了多少,經歷總也有過一些。與一般港人一樣,我們經歷過金融風暴,沙士,買樓賣樓,變了負資產,股市上又撈回不少。

 

宏觀一些看,國內十八年來也有不少變化,政治班底換了兩三代,從江澤民到朱睿基再到胡錦濤,一代似比一代年輕開明。香港澳門回歸,楊利偉上太空,2008舉辦奧運。奇怪我們會分享祖國光榮,但對十八年前國家一個大錯誤卻鄙視得像敵人一樣。這種兩極心理確是很微妙。如果真的視國家或共產黨如敵人,那對付敵人也要先了解敵人,只是站在遙遠的一方用原則築起圍牆是沒有可能把敵人融化的。我並非說要放棄平反六四,就如當年口號一樣,“人民不會忘記”,我相信除了少數僵化份子外,現在新一代的領導層也如一般人民一般,也是不會忘記,他們有些也是當年到廣場探望學生的少數官員之一。

 

歷史總要以時間作見證,將來有一天,當我們國民水平都提高,沒有人再做假藥,假奶粉,或各種假貨去草菅人命,我相信六四總有平反  的一天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